福喜变质肉为何能一路逃过监管

原发表日期:2014-07-25

作者:高培蕾 徐霄桐

7月20日晚,东方卫视晚间新闻节目披露,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国际知名连锁店的肉类供应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存在大量采用“变质肉”作原料行为。 22日,全国各地开始封存福喜的产品。24日,麦当劳和百胜餐饮集团(中国)宣布全面停止与上海福喜合作。福喜集团亦发表声明道歉,并承诺承担全部责任。 查处与道歉的同时,老百姓更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变质肉”是如何一路逃过监管的? “存在漏洞可钻”的监管 据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学副教授吴景明介绍,2013年3月,我国的食品监管模式已由“多部门分层管理”,转变为现在的食药部门、农业部、卫计委、工商总局、商务部、公安部六部门分工。在这种情况下,职责划分非常明确。 2013年年底,上海市下发《关于改革完善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体制的实施意见》和《关于本市食品安全监管职能调整中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自2014年1月1日起,原由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承担的食品生产、流通环节安全监管职责,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承担。 7月23日,上海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阎祖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监管责任方面,我们还在反思,还在认真进行调查。” “此次曝光的事件,是由媒体首先发现的,而食药部门则‘被动’采取措施,并没有做到事先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职责履行是不到位的。”吴景明向中国青年报分析。 他告诉记者,在德国,食品部每星期都要对市场食品进行“普遍抽查”,而我国的食品安全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证明一定程度上,在监管部门具体的履责过程中“还是存在漏洞可钻”。 长期关注食品监管问题的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胡颖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我国食品安全监管体系的主要问题是“专业性不强”和“技术支撑水平不高”。 “专业性不强,主要是指食品监管本身需要非常强的专业知识,但在实际工作中,从事食品安全监管的工作人员的专业素质,仍有待提高;技术支撑水平不高,是指目前在食品监测领域,对高科技的应用,不是很普遍。”胡颖廉说。 而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食品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冯平认为,我国食品监管制度的更大问题,是“执法不严”和“处罚力度小”。他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对食品安全违法问题的一般处理方式,是以赔偿性罚款为主,显然无法有效抑制问题的产生,应该做到“该罚就罚,该关就关,执法一定要严”。 至于处罚不严的成因,在胡颖廉看来,地方保护主义不容忽视。“地方上过于依赖企业带来的税收、就业和GDP增长等,一定程度上使得对企业违法行为的处置,无法有效地‘落实’下去。” 洋快餐们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自2012年,肯德基使用的白羽鸡被曝饲养过程中涉嫌违规喂药后,洋快餐的原料问题一再进入公众视野。 公开信息显示,麦当劳和百胜(中国)旗下的肯德基、必胜客等知名连锁店,与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有着多年合作关系。针对此次媒体曝光的内容, 7月21日凌晨,百胜(中国)率先发布声明,称已经要求旗下这些餐厅“即刻封存并停用”由上海福喜提供的所有肉类食品原料。 21日早上8时许,麦当劳也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已全面停用上海福喜供应的食品原料,并为由此给消费者带来的不便致歉。 但一个疑云仍悬在不少百姓心头:对使用“变质肉”,洋快餐们真的毫不知情吗? 中国青年报记者就福喜“变质肉”事件,分别致电麦当劳中国总部和百胜(中国)旗下的肯德基、必胜客。对记者提出的“事先是否对过期肉的使用知情”以及“过去多年原料使用是否也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截至记者发稿,上述企业均未作出回应。 吴景明向中国青年报分析,根据《食品安全法》,食品生产企业应该查验供货者的许可证和产品合格证明文件。 “目前看来,供应商福喜的各类许可文件,肯定是齐全的。在这种情况下,供应商与洋快餐是‘恶意串通’、‘共谋’还是‘互不知情’,难以判断。”吴景明分析,福喜主要提供的原料是成品或半成品,“一般来说,成品或半成品中的问题,是很难检测到的。” 但他同时提示,洋快餐们对自己供货商监察不力“已经非常明显”,显然难辞其咎。 此前,麦当劳中国在给媒体的文字声明中称,麦当劳对供应商的管理有严格的程序,包括定期的检查和第三方审查。 冯平认为,此次事件供货商是主要责任方,但洋快餐们也应该加强责任心。“后者将食品卖给消费者,这个责任也是要负的。” “像麦当劳、肯德基直接面对消费者,应该对供货商加强选择和管理。他们自身有相应的规章制度,这些规定,是不是全部严格执行了?”冯平认为,上述规定在实际执行中,恐怕存在一些漏洞。 阎祖强在前述采访中称,目前,正在征求意见的《上海市食品安全信息追溯管理办法(草案)》对落实类似福喜等企业及其下游企业的主体责任,会有一定帮助。 草案规定,食品生产经营者须将食品来源及流向、供应商资质、检验检测结果等食品安全相关信息,利用信息化技术方式,上传至本市食品安全信息追溯系统,形成信息追溯链,确保食品原产地可追溯、去向可查证、责任可追究。 上述所谓“食品”,包括粮食及其制品、畜肉及其制品、禽类、蔬菜、乳品、食用油、水产品、酒类等,福喜“变质肉”事件所涉及的冷冻肉品,也包含在这一追溯管理系统内。 “独立王国”式食品企业怎么监管?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重大食品安全事件的曝光,首先源于福喜企业内部职工的“爆料”。 根据东方卫视报道,福喜内部几乎是“谜一般的存在”,外界难以窥知。报道显示,每次检查前一天,公司的质量监控部门会通知各生产单位、各生产线,绞肉现场不能有次品。 在吴景明看来,福喜这种大型跨国食品原料供应企业,存在连执法部门都进不去的地方,是“独立王国”般的存在,不妨多采取“突袭”的方式进行检查。 但即便是官方检查,也不见得能一路畅通。 东方卫视报道显示,在被曝光后,监管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福喜厂区。但面对监管人员的突然到来,厂区人员虽然有点措手不及,却“应对有方”:四五名保安拦住厂区大楼的大门,不让监管人员进去检查,并声称“上级领导没有同意”。僵持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公安人员赶到现场,保安才不得已撤离。 报道中的内部职工还爆料称,厂内有两套报表数据:一套是现场制作的,另一套是修改后给审核者看的。 据吴景明介绍,美国在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时,有一种“吹哨人制度”。即内部人员可以举报公司的造假情况,法律鼓励公民参与旨在维护社会公正的行动,一旦发现贪腐、影响公共利益和国家安全的行为,可以进行检举。“吹哨人”不仅不会受到泄密的指控,相反,司法机构还为他们及其家人提供各种保护。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询发现,2008年的《食品安全法(草案)》一度将“有奖举报”列入,但2009年出台时被删去。此次新《食品安全法(草案)》公布,“有奖举报”的内容重新被列入其中。 胡颖廉认为,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仅仅依靠监督还不够,必须要调动行业内部、媒体和社会公众的积极性,实现社会共治。 “上海福喜为什么能得到那么多过期的原材料?”这是吴景明最后提出的问题。他表示,过期食品应该是作销毁和无害化处理的,“如果福喜在中国内地能得到这些原料,说明监管部门的确没有监管到位。”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