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文化的探索:北京人玩鸽

原发表日期:2012-05-21

  鸽子是北京人的几大玩之一。养鸽子跟养鸟儿略有不同。养鸟儿讲究“遛”,像“百灵”、“画眉”、“红子”这样的鸟儿,必须把它关在笼子里。遛鸟儿一说是让鸟儿接近大自然和其他鸟类,但真正消遣养性的是养鸟人。鸟并没有自由,它活动的天地,只是那个鸟笼子。养鸽子则不然,鸽子经过调驯,可以让它自由自在地翱翔于天空,充分享受大自然的乐趣。
  北京人玩鸽子的初衷,有没有在这有灵性的小动物身上,寄托自己渴望自由自在的愿望,不得而知。但从现在玩鸽子的北京人身上,您总能体会到一种洒脱和撒漫。他们在玩鸽子的同时自然不自然地也陶冶了性情,这种不愿受人管束,豁达开朗的性格,多少是受了喜欢在天空飞翔的鸽子的影响。
     北京人玩鸽子不分贫贱。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平头百姓,对鸽子都情有独钟。老北京人都知道宋庆龄、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等名人喜欢鸽子,而且真正玩鸽子的主儿,还能说出这些名人玩的是什么鸽子。比如宋庆龄养的是“铜翅环”和“铁翅环”,梅兰芳有一对“墨环”(———色白,脖子是黑的)他养鸽子是为了训练眼力。尚小云玩的是“铁翅白”,程砚秋玩“铜膀”。为什么鸽子玩家这么门儿清呢?因为老北京玩鸽子称得上玩家的并不多,这些玩家经常凑到一块切磋“套”鸽子的技巧。什么叫“套”鸽子呢?说白了就是给不同种类的鸽子配对,让它繁殖出纯种的鸽子来。行话也叫“粪鸽子”。而名人玩鸽子大都不是本人亲自侍候它,要雇“鸽子把式”。这些“鸽子把式”当然是玩鸽子的“虫儿”,他们跟京城鸽子玩家都有来往和交流,所以过去京城大宅门,谁家养什么鸽子,瞒不了人。再者说,养鸽子要每天“飞盘”,真正的鸽子玩家,往天上一瞄,就知道“飞盘”的鸽子是什么种儿。
  北京人玩的鸽子俗称家鸽,严格地说,它不属于信鸽,又有别于观赏鸽。家鸽以“点子”为主要品种,因为它比较容易调驯而且记性好,善飞。家鸽的名称取之于它身羽的形状,比如头上有黑色立羽的叫“凤头点子”,俗称“凤”。头上没有立羽的叫“平头点子”,头形浑圆,正中有黑羽像滴着一点墨的叫“黑点子”,头上有“点墨”,身羽是蓝紫色的叫“紫点子”,形状如“点子”,而头上没黑、紫之羽,羽尾却是黑色或紫色的叫“倒车儿”,也叫“倒岔儿”。全身洁白没杂色的叫“鹭鸶白”。全身都是白的,颈间有黑羽的叫“鸦脖子”,有紫羽的叫“紫鸦脖”。如果全身洁白而翅边数羽是黑的叫“铁膀儿”,紫的叫“铜膀儿”,“铁膀儿”和“铜膀儿”要以对羽五六根为上品,多了或少了都会掉价儿。如果一边有“铜膀儿”,一边没有,称之为“斜膀儿”,“斜膀儿”的品位就差多了。全身皆白,边羽呈黑色的叫“鹤袖”。鸽子黑色的叫“黑老虎帽儿”。所谓黑,指的是通身是白色,尾巴是黑或紫色。头部从顶到肩;羽是黑或紫色,像老年间小孩冬天戴的“披肩老虎帽”,故有此名。“墨环”是京城家鸽的名种,所谓“墨环”,指全身洁白,只有颈部是黑色的。环儿必须完整和丰满,环一半或环一点叫“缺环”,“截环”,这就不值钱了。“黑玉翅”也是家鸽上品,它通身全黑。惟独两翅边翎是白色的。“黑玉翅”落地时看不出白翅,只有“飞盘”时,才亮出白翅,黑白鲜明,令人赏心悦目,所以北京玩鸽子的,常拿“黑玉翅”当“盘头”。“乌头”是头黑命名的,说是“黑乌头”,身尾都是白色。如果黑头、黑尾,两翅也是黑的叫“铁翅乌”,又叫“四块铁”。全身黑色,颈部有白羽环绕叫“玉环”,身尾都是黑色,头尾和两翅为白色,叫“四块玉”。黑是铁,白是玉,北京人给鸽子起名,也是带讲儿的。以此类推,以鸽子的身形和羽毛的颜色来分,京城家鸽的品种和名称有数百种。


斗鸽子和相鸽子
  老北京人玩鸽子,讲究“飞盘”斗法,也就是斗鸽子,您放飞一“盘”鸽子,相邻的玩鸽子主儿也撒天上一“盘”,绕屋而飞,相互往各自的“盘儿”里裹,这时鸽子的主人则挥动竹竿,上面系着红色或黑色的布条,来回晃动指挥,七荡八决,以两盘分胜负,非常有意思。但有时也因此而斗气,伤了和气,所以老北京人也管鸽子叫“斗气虫儿”。现在玩鸽子的人居住比较分散,而且大都搬进了楼房,斗鸽子的景儿很难看到了。
玩鸽子首先得会相鸽子,相形相色相头尾,辨公母辨羽条等都挺有学问。玩家拿手一握鸽子,就知道是公是母。这全凭经验。北城玩鸽子的高手谢增禄,老谢说:看雌雄,要手握鸽子,微扭它的膀颈,看它眼睛,是开是合,然后以二指抵其裆,眼睛急开急合,裆部发紧的是公的,反之是母的。
相鸽子还讲究相头、嘴、眼、翅、尾、爪、闪。所谓“闪”,就是鸽羽在太阳光下映出的色泽亮光。这里有一套手法和学问,不过,讲难度,还得说“套”鸽子。老谢今年63岁,玩鸽子玩蛐蛐蝈蝈,在京城有一号,他的四弟谢增芳,小名四儿,今年60岁,也好玩。哥儿俩都是“套”鸽子的高手。就粪蝈蝈和点药的绝活,采访过老谢。老谢说,“套”鸽子也称得上京城鸽子玩家的绝活儿,你应该访一下九爷。
  九爷的大号赵增惠,今年66岁,地道的老北京人。他最早住家在广渠门外石香楼,这地名您现在听着生了,其实它就在劲松西口。30年前,这一带还是农田,是十里河农业社管辖之地。九爷的小名儿叫“九斤子”,哥仨,他行大。为什么叫九爷?原来他拜过把子。把兄弟之中,他行九,故称九爷。九爷是典型的老北京,二两酒下肚,便口无遮拦。侃起鸽子,他更是口若悬河。说起来,他算是玩鸽子世家,从他爷爷那辈儿就玩鸽子。他说:“论玩,我赶上了‘跨车尾儿’。”这是一句老北京土话,即赶上了个尾巴。言外之意,现在北京会玩鸽子的人不多了。当然他指的玩,不是一般的瞎玩。眼下,京城玩鸽子的人,几乎都知道南城有个九爷。新近,九爷淘换到一只白家雀,肉嘴,通体洁白,纯麻雀,这可算是稀有品种,属于岔毛。都说家雀难养,但九爷的这只白家雀在笼子里欢蹦乱跳,活得挺知足。他告诉我,他这辈子不好钱,就好两样:玩鸽子,交朋友。他“套”鸽子确有绝活,《鸽谱》上有“孝头玉兰甘”(鸽子名)已然断种儿了,愣让他给“套”出来了。
  “套”鸽子全凭眼力和经验,什么种儿的鸽子交配,能“套”出什么鸽子来,都在他的把握之中。九爷说:“鸽子的种类有500多,但现在北京人玩的只有20多个品种,即“铁膀点子”、“黑羽翅”、“黑乌头”、“紫乌头”、“黑银尾”、“紫银尾”、“黑三块玉”、“紫三块玉”、“黑四块玉”、“紫四块玉”、“斑点豆眼楼鸽”、“豆眼楼鸽玉翅”、“铁翅乌”、“铜翅乌”、“铁翅乌头”、“铜翅乌头”、“铁翅白”、“铜翅白”、“墨环”、“紫环”、“玉环”等等。但是他能“套”出80多个品种。其中包括《鸽谱》上有,现在已失传的34个品种。如“连环套月”、“毫秀紫环”、“铜翅老虎帽”、“紫雪花”、“紫老虎帽”、“紫乌”、“七星铜背”、“芝麻斑点豆眼楼鸽”等。有些是《鸽谱》上没有,他自己“套”出的新品种,名儿也起得新奇,如“冰天雪地”、“寒鸭”、“喜鹊花”、“一块玉”、“银乌”、“黄信”、“雪梅”、“紫雪花”、“青毛”、“雪里站”、“扫脑乌头”等等。老爷子“套”鸽子完全用的是传统技法,当然这属于“门”里的玩艺儿,他不愿多说。眼下像九爷这样的“套”鸽子高手,京城已经不多见了。
     老北京人玩鸽子,讲究相互交换,当然,那会儿也有鸽子市,但鸽子市上的品种较杂。当时,某位爷淘换到一只名种鸽子,往往让鸽子玩家们侧目而视。求之借去“套”鸽子的事经常有。现在除非知己,一般人借鸽子回去“套”鸽子是很难张口的。由此可知世风已变。九爷“套”出的名种鸽子,并非是名种“套”名种,他可以拿普通的鸽子相互交配。这确实要吃功夫。他花了100块钱买了两只白翅白尾的鸽子,又用一只灰尾的“点子”“套”出了“连环套月”,又用它“套”出了“回头望月”。接着用“回头望月”“套”出了“毫秀紫环”。九爷说:“钱不在多少,这是眼睛。如上古玩铺,别人看着不起眼的物件,大玩家却能慧眼识珠,捡漏儿。”
  北京人玩鸽子已经玩出了文化。虽说这种民间文化难以上教科书传世,但从“套”鸽到养鸽,从驯鸽到斗鸽,甚至包括“鸽子挎”和鸽子哨,都有一套相当讲究的艺术手法。可惜这些文化没人进行系统整理,鸽子玩家大都年老体衰,疏于动笔,而已经面世的所谓“养鸽知识与技艺”一类书,不过是皮毛而已。玩家王世襄也玩过鸽子,他数年前写的《北京鸽哨》一书,曾作为北京文化的一部分,被译成多国文字,在国际畅销。许多外国人正是从小小的鸽哨来认识北京文化深厚底蕴的。如果把鸽子玩家们的玩艺儿和绝活以及奇闻轶事写出来,定会让人对北京文化大开眼界。

  鸽子是北京人的几大玩之一。养鸽子跟养鸟儿略有不同。养鸟儿讲究“遛”,像“百灵”、“画眉”、“红子”这样的鸟儿,必须把它关在笼子里。遛鸟儿一说是让鸟儿接近大自然和其他鸟类,但真正消遣养性的是养鸟人。鸟并没有自由,它活动的天地,只是那个鸟笼子。养鸽子则不然,鸽子经过调驯,可以让它自由自在地翱翔于天空,充分享受大自然的乐趣。
  北京人玩鸽子的初衷,有没有在这有灵性的小动物身上,寄托自己渴望自由自在的愿望,不得而知。但从现在玩鸽子的北京人身上,您总能体会到一种洒脱和撒漫。他们在玩鸽子的同时自然不自然地也陶冶了性情,这种不愿受人管束,豁达开朗的性格,多少是受了喜欢在天空飞翔的鸽子的影响。
     北京人玩鸽子不分贫贱。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平头百姓,对鸽子都情有独钟。老北京人都知道宋庆龄、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等名人喜欢鸽子,而且真正玩鸽子的主儿,还能说出这些名人玩的是什么鸽子。比如宋庆龄养的是“铜翅环”和“铁翅环”,梅兰芳有一对“墨环”(———色白,脖子是黑的)他养鸽子是为了训练眼力。尚小云玩的是“铁翅白”,程砚秋玩“铜膀”。为什么鸽子玩家这么门儿清呢?因为老北京玩鸽子称得上玩家的并不多,这些玩家经常凑到一块切磋“套”鸽子的技巧。什么叫“套”鸽子呢?说白了就是给不同种类的鸽子配对,让它繁殖出纯种的鸽子来。行话也叫“粪鸽子”。而名人玩鸽子大都不是本人亲自侍候它,要雇“鸽子把式”。这些“鸽子把式”当然是玩鸽子的“虫儿”,他们跟京城鸽子玩家都有来往和交流,所以过去京城大宅门,谁家养什么鸽子,瞒不了人。再者说,养鸽子要每天“飞盘”,真正的鸽子玩家,往天上一瞄,就知道“飞盘”的鸽子是什么种儿。
  北京人玩的鸽子俗称家鸽,严格地说,它不属于信鸽,又有别于观赏鸽。家鸽以“点子”为主要品种,因为它比较容易调驯而且记性好,善飞。家鸽的名称取之于它身羽的形状,比如头上有黑色立羽的叫“凤头点子”,俗称“凤”。头上没有立羽的叫“平头点子”,头形浑圆,正中有黑羽像滴着一点墨的叫“黑点子”,头上有“点墨”,身羽是蓝紫色的叫“紫点子”,形状如“点子”,而头上没黑、紫之羽,羽尾却是黑色或紫色的叫“倒车儿”,也叫“倒岔儿”。全身洁白没杂色的叫“鹭鸶白”。全身都是白的,颈间有黑羽的叫“鸦脖子”,有紫羽的叫“紫鸦脖”。如果全身洁白而翅边数羽是黑的叫“铁膀儿”,紫的叫“铜膀儿”,“铁膀儿”和“铜膀儿”要以对羽五六根为上品,多了或少了都会掉价儿。如果一边有“铜膀儿”,一边没有,称之为“斜膀儿”,“斜膀儿”的品位就差多了。全身皆白,边羽呈黑色的叫“鹤袖”。鸽子黑色的叫“黑老虎帽儿”。所谓黑,指的是通身是白色,尾巴是黑或紫色。头部从顶到肩;羽是黑或紫色,像老年间小孩冬天戴的“披肩老虎帽”,故有此名。“墨环”是京城家鸽的名种,所谓“墨环”,指全身洁白,只有颈部是黑色的。环儿必须完整和丰满,环一半或环一点叫“缺环”,“截环”,这就不值钱了。“黑玉翅”也是家鸽上品,它通身全黑。惟独两翅边翎是白色的。“黑玉翅”落地时看不出白翅,只有“飞盘”时,才亮出白翅,黑白鲜明,令人赏心悦目,所以北京玩鸽子的,常拿“黑玉翅”当“盘头”。“乌头”是头黑命名的,说是“黑乌头”,身尾都是白色。如果黑头、黑尾,两翅也是黑的叫“铁翅乌”,又叫“四块铁”。全身黑色,颈部有白羽环绕叫“玉环”,身尾都是黑色,头尾和两翅为白色,叫“四块玉”。黑是铁,白是玉,北京人给鸽子起名,也是带讲儿的。以此类推,以鸽子的身形和羽毛的颜色来分,京城家鸽的品种和名称有数百种。


斗鸽子和相鸽子
  老北京人玩鸽子,讲究“飞盘”斗法,也就是斗鸽子,您放飞一“盘”鸽子,相邻的玩鸽子主儿也撒天上一“盘”,绕屋而飞,相互往各自的“盘儿”里裹,这时鸽子的主人则挥动竹竿,上面系着红色或黑色的布条,来回晃动指挥,七荡八决,以两盘分胜负,非常有意思。但有时也因此而斗气,伤了和气,所以老北京人也管鸽子叫“斗气虫儿”。现在玩鸽子的人居住比较分散,而且大都搬进了楼房,斗鸽子的景儿很难看到了。
玩鸽子首先得会相鸽子,相形相色相头尾,辨公母辨羽条等都挺有学问。玩家拿手一握鸽子,就知道是公是母。这全凭经验。北城玩鸽子的高手谢增禄,老谢说:看雌雄,要手握鸽子,微扭它的膀颈,看它眼睛,是开是合,然后以二指抵其裆,眼睛急开急合,裆部发紧的是公的,反之是母的。
相鸽子还讲究相头、嘴、眼、翅、尾、爪、闪。所谓“闪”,就是鸽羽在太阳光下映出的色泽亮光。这里有一套手法和学问,不过,讲难度,还得说“套”鸽子。老谢今年63岁,玩鸽子玩蛐蛐蝈蝈,在京城有一号,他的四弟谢增芳,小名四儿,今年60岁,也好玩。哥儿俩都是“套”鸽子的高手。就粪蝈蝈和点药的绝活,采访过老谢。老谢说,“套”鸽子也称得上京城鸽子玩家的绝活儿,你应该访一下九爷。
  九爷的大号赵增惠,今年66岁,地道的老北京人。他最早住家在广渠门外石香楼,这地名您现在听着生了,其实它就在劲松西口。30年前,这一带还是农田,是十里河农业社管辖之地。九爷的小名儿叫“九斤子”,哥仨,他行大。为什么叫九爷?原来他拜过把子。把兄弟之中,他行九,故称九爷。九爷是典型的老北京,二两酒下肚,便口无遮拦。侃起鸽子,他更是口若悬河。说起来,他算是玩鸽子世家,从他爷爷那辈儿就玩鸽子。他说:“论玩,我赶上了‘跨车尾儿’。”这是一句老北京土话,即赶上了个尾巴。言外之意,现在北京会玩鸽子的人不多了。当然他指的玩,不是一般的瞎玩。眼下,京城玩鸽子的人,几乎都知道南城有个九爷。新近,九爷淘换到一只白家雀,肉嘴,通体洁白,纯麻雀,这可算是稀有品种,属于岔毛。都说家雀难养,但九爷的这只白家雀在笼子里欢蹦乱跳,活得挺知足。他告诉我,他这辈子不好钱,就好两样:玩鸽子,交朋友。他“套”鸽子确有绝活,《鸽谱》上有“孝头玉兰甘”(鸽子名)已然断种儿了,愣让他给“套”出来了。
  “套”鸽子全凭眼力和经验,什么种儿的鸽子交配,能“套”出什么鸽子来,都在他的把握之中。九爷说:“鸽子的种类有500多,但现在北京人玩的只有20多个品种,即“铁膀点子”、“黑羽翅”、“黑乌头”、“紫乌头”、“黑银尾”、“紫银尾”、“黑三块玉”、“紫三块玉”、“黑四块玉”、“紫四块玉”、“斑点豆眼楼鸽”、“豆眼楼鸽玉翅”、“铁翅乌”、“铜翅乌”、“铁翅乌头”、“铜翅乌头”、“铁翅白”、“铜翅白”、“墨环”、“紫环”、“玉环”等等。但是他能“套”出80多个品种。其中包括《鸽谱》上有,现在已失传的34个品种。如“连环套月”、“毫秀紫环”、“铜翅老虎帽”、“紫雪花”、“紫老虎帽”、“紫乌”、“七星铜背”、“芝麻斑点豆眼楼鸽”等。有些是《鸽谱》上没有,他自己“套”出的新品种,名儿也起得新奇,如“冰天雪地”、“寒鸭”、“喜鹊花”、“一块玉”、“银乌”、“黄信”、“雪梅”、“紫雪花”、“青毛”、“雪里站”、“扫脑乌头”等等。老爷子“套”鸽子完全用的是传统技法,当然这属于“门”里的玩艺儿,他不愿多说。眼下像九爷这样的“套”鸽子高手,京城已经不多见了。
     老北京人玩鸽子,讲究相互交换,当然,那会儿也有鸽子市,但鸽子市上的品种较杂。当时,某位爷淘换到一只名种鸽子,往往让鸽子玩家们侧目而视。求之借去“套”鸽子的事经常有。现在除非知己,一般人借鸽子回去“套”鸽子是很难张口的。由此可知世风已变。九爷“套”出的名种鸽子,并非是名种“套”名种,他可以拿普通的鸽子相互交配。这确实要吃功夫。他花了100块钱买了两只白翅白尾的鸽子,又用一只灰尾的“点子”“套”出了“连环套月”,又用它“套”出了“回头望月”。接着用“回头望月”“套”出了“毫秀紫环”。九爷说:“钱不在多少,这是眼睛。如上古玩铺,别人看着不起眼的物件,大玩家却能慧眼识珠,捡漏儿。”
  北京人玩鸽子已经玩出了文化。虽说这种民间文化难以上教科书传世,但从“套”鸽到养鸽,从驯鸽到斗鸽,甚至包括“鸽子挎”和鸽子哨,都有一套相当讲究的艺术手法。可惜这些文化没人进行系统整理,鸽子玩家大都年老体衰,疏于动笔,而已经面世的所谓“养鸽知识与技艺”一类书,不过是皮毛而已。玩家王世襄也玩过鸽子,他数年前写的《北京鸽哨》一书,曾作为北京文化的一部分,被译成多国文字,在国际畅销。许多外国人正是从小小的鸽哨来认识北京文化深厚底蕴的。如果把鸽子玩家们的玩艺儿和绝活以及奇闻轶事写出来,定会让人对北京文化大开眼界。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