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吃太多鸡

原发表日期:2019-01-11

在地球上,我们人类只是一个过客,可是我们如此特殊,总是想留下一些痕迹。

那些看起来雄伟壮丽的文明结晶,其实并不能永恒。所有建设在山区和非沉积盆地区的人工建筑,最终都无法敌过风化剥蚀的力量。

夷平,化为历史的尘埃是它们唯一的命运。只有借助地质沉降这个“时间囊”,才有保存下来的机会。

在数百万年甚至数亿年后,当地球上的新文明试图通过地层记录,复原这个被人类改变的时代时,他们会看见什么?

答案——很可能是鸡!

是的,你没想错,面子君说得就是你知道的那个鸡。

说到鸡,我们几乎天天吃鸡(当然,本君不是在说吃鸡游戏),每年地球上有几百亿只鸡被端上餐桌、送入人类的胃,鸡可算是人类美食大家庭中的“顶梁柱”。

而这,也将成为人类统治地球的永久性证据。即使亿万年后,当人类从地球上消失,地质层中丰富的鸡骨骼化石将告诉新的文明我们是谁,以及我们曾如何统治这个世界。

在近期发表于《英国皇家学会开放科学》(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杂志的一篇论文中,由来自英国和南非的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慎重地给出了他们的结论。

团队中的地质学家卡丽斯·贝内特指出,养鸡业的爆炸式发展以及选择性饲养导致的形态变化,使鸡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理想的地质标志。

鸡骨化石或将成为一个名叫“人类世”的新地质世代的标志,鸡可能会成为未来文明高呼“人类在这儿生活过!”的考古证据。

这是人的时代,也是鸡的时代。也许新的文明会称呼我们现在的人类为"鸡人”?就如同新石器时代的“绳纹陶器人”,他们的名字来源于他们制作的独特的陶器。

研究人员是如何得出这一结论的?

遍布全世界的鸡

贝内特和同事们希望能找到一个新地质世代的标记物。“人类世”是指,人类在这一时代成为了地球环境变化的主要驱动者,但这一概念仍存在很大争议。

贝内特解释道,“世”的关键要求之一是要有“指标化石”,即在某个特定时期、可以在全球多地找到化石,并且足够独特,能够标明这个时代与此前和此后的时代都不相同。

鸡骨化石也许就是“人类世”的指标化石。数字就很能说明问题:

现在全球家鸡总量约有214亿只,是这个星球数量最多的鸟类。它们的总重量、或者说生物质量约为50亿千克。并且鸡遍及世界各地。仅在2014年,人类吃掉的鸡就达620亿只。

研究人员指出,许多鸡骨最后都会被送去填埋。这些填埋场含氧量低,很适合保存有机物。这就意味着,鸡很有可能会以化石的形式留存下来。

不断变化的鸡

如果未来文明确实找到了现代鸡留下的化石,他们可能很快就会意识到,这些生物并不是自然的产物。

贝内特和她的团队分析了伦敦动物骨骸数据库中的鸡腿骨,结果发现,这些骨头最早可追溯到公元43年开始的罗马时期。早期的鸡个头很小,和它们的野生祖先“原鸡”差不多。

不过在1950年左右,鸡骨的测量数据开始发生变化。现代鸡的腿骨宽度达到了原鸡的三倍,长度是原鸡的两倍。现代鸡的体型约为1957年同品种的四至五倍。

1957,1978和2005年的肉鸡体型的对比

这种“巨型鸡”的诞生并非意外,而是1948年一项名为“明日之鸡”的竞赛的产物。该竞赛呼吁饲养者培育体型更大、长速更快的鸡。现代鸡长得太快,因此骨骼比野生的鸡有更多孔。

未来文明也能从构成鸡骨的分子中推断出如今以谷物为基础的喂养方式。如果他们能对鸡骨化石进行DNA测序,就会发现某些基因存在变异。例如,有一种基因变种能够让家鸡的交配次数从当初原鸡的一季度一次变成全年无休。

国际地层学委员会负责定义地球历史的纪(period)、世(epoch)、期(age)。“人类世”的分类尚未被官方采用,这一过程可能要耗费数年之久。但有迹象显示,人类世的痕迹也许能够在岩石中留存很久。贝内特认为,鸡也可以被列入其中。

当然,未来文明也许不会只找到鸡骨头,还会有塑料、混凝土和其他所谓的技术化石。核试验后的岩石中也会有辐射特征。所有这些都将成为某些科学家所说的“人类纪”的标志。

但是,研究人员还是认为,最重要和最易于识别的生物遗迹,同时也是我们如何改变这个世界的标志,就是鸡。

大家可能不得不接受鸡的骨骼似乎就是人类文明的忠实记录者,你们觉得“鸡人”这个称号怎么样?

 

在地球上,我们人类只是一个过客,可是我们如此特殊,总是想留下一些痕迹。

那些看起来雄伟壮丽的文明结晶,其实并不能永恒。所有建设在山区和非沉积盆地区的人工建筑,最终都无法敌过风化剥蚀的力量。

夷平,化为历史的尘埃是它们唯一的命运。只有借助地质沉降这个“时间囊”,才有保存下来的机会。

在数百万年甚至数亿年后,当地球上的新文明试图通过地层记录,复原这个被人类改变的时代时,他们会看见什么?

答案——很可能是鸡!

是的,你没想错,面子君说得就是你知道的那个鸡。

说到鸡,我们几乎天天吃鸡(当然,本君不是在说吃鸡游戏),每年地球上有几百亿只鸡被端上餐桌、送入人类的胃,鸡可算是人类美食大家庭中的“顶梁柱”。

而这,也将成为人类统治地球的永久性证据。即使亿万年后,当人类从地球上消失,地质层中丰富的鸡骨骼化石将告诉新的文明我们是谁,以及我们曾如何统治这个世界。

在近期发表于《英国皇家学会开放科学》(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杂志的一篇论文中,由来自英国和南非的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慎重地给出了他们的结论。

团队中的地质学家卡丽斯·贝内特指出,养鸡业的爆炸式发展以及选择性饲养导致的形态变化,使鸡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理想的地质标志。

鸡骨化石或将成为一个名叫“人类世”的新地质世代的标志,鸡可能会成为未来文明高呼“人类在这儿生活过!”的考古证据。

这是人的时代,也是鸡的时代。也许新的文明会称呼我们现在的人类为"鸡人”?就如同新石器时代的“绳纹陶器人”,他们的名字来源于他们制作的独特的陶器。

研究人员是如何得出这一结论的?

遍布全世界的鸡

贝内特和同事们希望能找到一个新地质世代的标记物。“人类世”是指,人类在这一时代成为了地球环境变化的主要驱动者,但这一概念仍存在很大争议。

贝内特解释道,“世”的关键要求之一是要有“指标化石”,即在某个特定时期、可以在全球多地找到化石,并且足够独特,能够标明这个时代与此前和此后的时代都不相同。

鸡骨化石也许就是“人类世”的指标化石。数字就很能说明问题:

现在全球家鸡总量约有214亿只,是这个星球数量最多的鸟类。它们的总重量、或者说生物质量约为50亿千克。并且鸡遍及世界各地。仅在2014年,人类吃掉的鸡就达620亿只。

研究人员指出,许多鸡骨最后都会被送去填埋。这些填埋场含氧量低,很适合保存有机物。这就意味着,鸡很有可能会以化石的形式留存下来。

不断变化的鸡

如果未来文明确实找到了现代鸡留下的化石,他们可能很快就会意识到,这些生物并不是自然的产物。

贝内特和她的团队分析了伦敦动物骨骸数据库中的鸡腿骨,结果发现,这些骨头最早可追溯到公元43年开始的罗马时期。早期的鸡个头很小,和它们的野生祖先“原鸡”差不多。

不过在1950年左右,鸡骨的测量数据开始发生变化。现代鸡的腿骨宽度达到了原鸡的三倍,长度是原鸡的两倍。现代鸡的体型约为1957年同品种的四至五倍。

1957,1978和2005年的肉鸡体型的对比

这种“巨型鸡”的诞生并非意外,而是1948年一项名为“明日之鸡”的竞赛的产物。该竞赛呼吁饲养者培育体型更大、长速更快的鸡。现代鸡长得太快,因此骨骼比野生的鸡有更多孔。

未来文明也能从构成鸡骨的分子中推断出如今以谷物为基础的喂养方式。如果他们能对鸡骨化石进行DNA测序,就会发现某些基因存在变异。例如,有一种基因变种能够让家鸡的交配次数从当初原鸡的一季度一次变成全年无休。

国际地层学委员会负责定义地球历史的纪(period)、世(epoch)、期(age)。“人类世”的分类尚未被官方采用,这一过程可能要耗费数年之久。但有迹象显示,人类世的痕迹也许能够在岩石中留存很久。贝内特认为,鸡也可以被列入其中。

当然,未来文明也许不会只找到鸡骨头,还会有塑料、混凝土和其他所谓的技术化石。核试验后的岩石中也会有辐射特征。所有这些都将成为某些科学家所说的“人类纪”的标志。

但是,研究人员还是认为,最重要和最易于识别的生物遗迹,同时也是我们如何改变这个世界的标志,就是鸡。

大家可能不得不接受鸡的骨骼似乎就是人类文明的忠实记录者,你们觉得“鸡人”这个称号怎么样?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