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產業托起 農牧民致富希望

原发表日期:2020-07-06

 6月20日一大早,在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馬格勒村畜牧業合作社裡,村民三保嫻熟地給牦牛擠完奶,將牛群趕往牧場,村民們忙著搬運草料、清掃圈舍……

  3年前,因缺乏勞動技能、沒有經濟來源,三保一家成了建檔立卡貧困戶。如今,他在合作社打工每月可以拿到1600元的勞務收入。而且,因為入股合作社,年底還有分紅。

  三保家的變化,是班瑪縣積極推進產業扶貧、壯大生態畜牧業合作社、促進農牧民增收脫貧的一個縮影。

  近年來,班瑪縣養殖、種植等專業合作社蓬勃興起。從單一生產環節到產銷一體聯合經營、從自家的一畝三分地到以村為主,合作社已發展成為助推精准脫貧、輻射帶動藏區經濟發展的新亮點。

  “我們家的草場和牦牛全部折股量化到合作社了,省時省力,比自家散養劃算得多。”村民更達高興地說。

  馬格勒村屬於純牧區,以前村民經濟來源以畜牧業為主,再加上閑時到建筑工地打零工,一年到頭收入甚微。2013年7月合作社成立后,全村建檔立卡戶41戶177人全部入股到了合作社。

  合作社成立以來,依據環境資源承載能力,構建科學養畜、草畜平衡、協調發展為主要內容的草地生態畜牧業發展模式,堅持多種產業融合發展,先后開辦了便民超市、畜產品銷售、炒面加工等產業,通過各產業之間相互配合又相互獨立,形成了以點帶面良好發展的勢頭。2017年合作社成為全省試點之一。

  “這種合作社+村集體+貧困戶的模式,改變了過去每家每戶分散單干的生產方式,將牧戶與村集體經濟、合作社三家利益聯動起來,共同參與到集體化、規模化經營中。”合作社理事會成員華多說,合作社將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吸納入社,而且在入股和分紅等方面都有傾斜照顧政策,一方面增加貧困戶的分紅收入,另一方面為他們提供就業崗位,拓寬他們穩定增收的渠道。

  住在草原牧場上的馬格勒村貧困戶更達,除了放牧,沒有其它技能,一家人生活困難。生活的轉變發生在2017年,她家被納入到易地扶貧搬遷項目中,他賣了牛羊,搬進了新家。

  離開生活了40多年的牧場,不再養牛放牧,今后家裡的生活該怎麼辦?

  搬進去沒幾天,村干部就給他帶來了好消息,鼓勵他入股到馬格勒村生態畜牧業合作社。當時這家合作社已成立4年,以發展牦牛種公牛培育、藏牛羊育肥等為主。

  入股?更達頭一回聽說這個新詞。村干部告訴他,可以用當地政府提供的產業扶持資金入股,自己不用花一分錢,每年合作社會固定分紅,至少800元。更達心裡嘀咕,啥都不干就給錢,有這樣的好事情嗎?

  “對貧困戶來說,絕對是好事,對我們合作社來說,也是解決發展資金問題的好辦法。”合作社理事會成員華多說道,“牦牛種公牛培育投入大,體格大、品種優的頂級種公牛一頭價格甚至達到近5萬元。現在我們吸納了貧困戶的產業扶持資金,帶著貧困戶一起發展,盈利后大家共享成果,是雙贏。”

  現在,更達的孩子正在上中學,村裡給他安排了每年能收入8000元的公益性崗位,加上分紅收入,他和兒子的生活沒有了后顧之憂。這都是班瑪縣推進牧區改革、培育牧民專業合作社帶來的好處。

  去年的馬格勒村生態畜牧業合作社股東分紅大會上,現場共為96戶入股農牧戶發放收益分紅資金293505.80元。合作社一頭連著牧民,一頭連著市場。牧民專業合作社如何更好地搭起這座“過河橋”?

  “以市場定產業、做好產銷對接、提供相關服務。”馬可河鄉黨委書記李加才讓在實踐中找到了答案。

  李加才讓介紹,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傳統的銷售模式已經不能滿足當前市場的變化和消費者的需求,於是他多方考察調研,與省外企業簽訂合作協議。同時,還搭建從養殖加工、冷鏈、物流銷售一體化的服務鏈條,保証了牦牛的品質和銷量。

  “合作社迅猛發展的背后,是政策的引導和企業的帶動。”李加才讓說,在龍頭企業帶動下,以附近牧業專業合作社為橋梁,發動牧戶將土地向基地入股,整合土地資源,發展牦牛養殖產業,牧戶既有勞務收入也有入股分紅,激發出更大的生產積極性。

  走上“抱團致富”路,合出幸福新生活,在合作社的牽引帶動下,越來越多的班瑪各族群眾看到了致富的希望。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