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镇远:生猪养殖合作社,脱贫新希望

原发表日期:2020-08-28

  羊坪镇是贵州镇远和湖南新晃交界地带,又与省内玉屏、三穗、岑巩等接壤,自古以来就是商家、兵家和行政管辖必争的“锁钥”和“门户”之地。羊坪镇在20世纪80年代就是贵州通往外界的重要交通枢纽,也催生出著名的万人集市,在那时就已提出“靠农业保家、靠副业起家、靠工业发家”的理念,可谓非常超前。
  30多年后的今天,行驶在镇远县城到羊坪镇的路上,能看到黔东经济开发区的标示,路边巨大的烟囱和错综复杂的管道制造出强烈的工业感,可见这里的工业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不过,从羊坪镇镇长张国乾的口中得知,这里的人们收入更多的还不是来自于工业,而是来自于种养殖业。
  我们辗转到位于竹坪村的镇远裕民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羊坪镇的种植养殖业以生猪养殖为主,最小的合作社有3000多头猪,大部分合作社都养了4000至5000多头,其中有合作社自己发展的产业,也有与外界企业合作养殖,我们所到的这家合作社就是与温氏集团合作发展起来的,也是镇远县第一家养殖生猪的合作社。
  本以为会走进一个热闹非凡的养殖场,但见到合作社里空荡荡的猪栏时,我禁不住有点失望。“猪呢?”一个养猪场竟然空空如也,寂静无比。“卖完了,1900头全部卖完了。”合作社法人代表杨志有些羞涩,说话时总带着笑意。他就是镇长张国乾口中那个从贫困户变养殖大户的人,“新的猪苗还没到,之前非洲猪瘟爆发,温氏集团那边销毁了很多,损失惨重,估计还有一个多月才会来新猪苗。”
  “那这几个月都空着?收入怎么办?”“温氏集团有空栏补贴,按每个栏位养猪数量估算,一头猪一天补贴6毛钱,估算下来我们这里按3000头算,一天能补1800元。”面对这些“空栏”,杨志也不太担心,与温氏集团合作起来非常轻松,对方提供猪苗、技术、饲料和药品,出栏后温氏集团会进行回购,每头猪的利润在200元至400元之间,合作社只需修建圈舍,让生猪们健康快乐成长就行,空闲的这几个月,杨志抓紧时间给养殖间做了全面改造。
  新的养殖间用水泥板隔出了两层空间,猪在上面生活,粪便全收集在下层,还有专门的处理设备把粪便收集起来,经过处理后又是种地的优质肥料。
  跟着杨志参观,他把我们带到专门培育小猪的保育舍,外面窗户由特殊材料所制,还有控温系统,冬暖夏凉,是条件更好的生猪“幼儿园”。“小猪容易生病,更要精心养殖,温度要控制在26度左右,现在这种天气就刚好,冬天就比较麻烦,后半夜要爬起来去看看温度是否合适。”
  “一开始温氏集团没有答应合作,还是政府出面帮忙解决的问题。”2015年,杨志的一对儿女还在读书,在东莞帮人开叉车的他得知家中父母突然重病,放心不下,只好赶回竹坪村,留在家人身边。回来总要找活干,他看上了当时正红火的生猪养殖产业,得知在亚洲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二的国内农业龙头企业温氏集团在玉屏设有分公司,他便想寻求合作,但得到温氏集团总部的回复却是,跨区域合作不好管理,拒绝合作。
  只好向政府求助。羊坪镇政府相关领导邀请县农业局领导,一路赶往玉屏,经过紧张谈判,最终说服了对方。说起这件事,杨志满怀感激:“2016年11月25日,这个日子我记得特别清楚,第一批小猪进栏,养殖场正式开业,镇里县里还来了好几个领导给我们宣传,特别热闹。”
  合作社由杨志和另外4名致富能手作为主要股东,另外还有30户贫困户经政府量化后统一入股,享受保底分红,前期通过贷款等方式筹集到200多万资金修建养殖场,从一开始的2000多头,发展到现在的4000至5000头,如今投入的资金已回本,实现稳定的收入。
  “之前公司还给我们安排了一种通过手机就可喂料的系统,但我没有采用,小猪就像小孩,必须天天去看,只要有一点不对头就要马上隔离治疗。”在开办养殖场前,杨志从未养过猪,如今已成为养猪专家。
  告别了杨志,晚上回到镇远古城,我又走了一遍熟悉的街道。河两岸灯火通明,餐馆人声鼎沸,民谣歌手的歌声随河水飘向远方。游客眼中,镇远县或许就是这古城里岁月安好的一夜,但在生于斯、长于斯的人眼中,勤劳肯干的生活比这美轮美奂的夜景更让人踏实安心。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猪业分会官方微信(caaapig)

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京ICP备05023006号)